撒莲老街上“吃酒”

2018-09-24 01:58 阅读 41 views 次 评论 0 条
广告位出租

喜宴。 (佚名 摄)

    □何遂忠

  撒莲,是一座古镇。初冬,我回去了一趟。

  吃酒,是四川方言,就是参加婚礼。这次撒莲之行,我就是奔着撒莲老街吃婉儿的喜酒去的。

  老街,之于撒莲,是1981年遭水灾时,地势稍高而未被水侵袭,至今尚未搬迁而零星散落在原址的故园。相对于水灾后新建的街道,而今是被一条青灰的水泥路连接,依然呈东西走向的巷陌。因此,当地人习惯地称之为老街。

  撒莲镇老街,背依风流山,脚傍安宁河,前探龙肘山,手牵金花塘,地处安宁河谷少有的泥沙冲积平坝。大棚早春蔬菜、葡萄是其主打特色产业。

  新村别墅式的楼房,彰显着当下的时尚和摩登,但也有不少明清时期木柱穿斗排立的瓦屋尚存,透着悠悠的古风。一眼老井、井旁高大遒劲的黄桷树、丛丛摇曳多姿的凤尾竹,还有那安氏土司迷昜守御千户所正千户原址上矗立的照壁,呈左青龙右白虎灵动的脊檐,自明朝洪武年间走来,仍在述说着古镇凝重而悠远的古韵。

  婉儿,就土生土长在这里,与我岳母比邻——同饮一眼古井水,同在浓荫匝地的黄桷树下纳凉闲话,同于寻常巷陌里进进出出。不经意间,婉儿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就要出嫁了呢。

  初冬的安宁河畔,河罩迷蒙。这天,“喳喳”叫的喜鹊,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按老者的说法,清晨见喜鹊,当日必有喜。这不,今天就是婉儿出嫁的大喜日子嘛。

  清晨,“咿”的一声,婉儿家的朝门开了。那是婉儿的母亲在抬眼打望东方的龙肘山。朝阳,在初冬迷蒙的雾罩里,显得有些朦胧,看起来有些羞答答的样子。婉儿的母亲知道,今天是个好天气!因为冬日的古镇,越是河罩大,越会艳阳高照。于是,婉儿母亲的脸上堆满了笑意。

  堂屋里,花花绿绿地呈放着陪嫁的东西。这当儿,婉儿的母亲心里犹如湖水不经意间泛着涟漪——

  婉儿是我的老二呢,如今成了才。于西南师大毕业后,在攀枝花一所市直中学任教。按老街坊的说法,婉儿啊,你是故园飞出的金凤凰呢。今天,你就要出嫁了,你还是妈妈暖心暖背的“小棉袄”吗?!

  于是,女主人眼泪涔涔地倚在门前……

  男主人轻咳两声,起床了。疑惑地从其身边走过时,含含糊糊地说一声:“你这是演的那一出呢?”

  好在,前些天已杀好了办席的猪,该采买的鸡鸭鱼、蔬菜已齐备。炸鱼、炸酥肉、炸四喜丸子、卤鸭、卤猪蹄、卤凤爪……七七八八该准备的工作,已经做好,只等扣笼蒸“香碗”——那是乡邻吃酒时,席桌上一长者发出“请……”后,方能动筷子的头道菜呢。

  临近中午,婉儿在发廊盘好头,打扮一新后,身着洁白曳地的婚纱,在伴娘伴郎的陪同下,手挽新郎,漾着笑脸,款款地、款款地从东街走来……

  河罩,已丝丝缕缕地被朝阳抽去,龙肘山麓、安宁河两岸,一片朗照。

  冬阳,从形如伞盖的黄桷树、苍翠摇曳的凤尾竹上筛下斑驳的光点,打在新郎新娘身上,金黄、洁白、翠绿的背景……仿佛灯光师着意为之。

  “噼噼啪啪……”婚礼的鞭炮声,十二点准时响起,于老街的上空,经久不息。

  “喳喳……喳喳……”喜鹊在黄桷树上卖劲地唱着歌儿。

  一字摆开的酒席,沿街而成。敬酒声,贺喜声,为席桌加菜的吆喝声,乡邻现身说法叫自己的孩子要向婉儿学习的规劝声……叠加着,热闹着,喜庆着。

  微醺间,我望着那透着沧桑的黄桷树,以及树下的一眼老井,不知不觉间,当下的新娘,已幻化成那些年晨曦微露时水井坎边弯腰扯水、挑担着肩“咿咿呀呀”往里弄走去的青春少女——那个人,多年前,已成为了我的妻子。

  哦,酒不多,但我亦有几分醉意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撒莲老街上“吃酒” | 黄南信息港
广告位出租
广告位出租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