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省城新闻 > 正文 复制本页面地址

韩国新总统 能解决萨德和半岛问题吗?

  虽然正式的结果要到 10 日早上才公布,但无论是从韩国三大电视台发布的共同民调结果,还是今晚上另外两位候选人间接 “ 承认败选 ” 的举动看,韩国新任总统,已经非文在寅莫属。

  从朴槿惠陷入闺蜜干政门开始,半年多的时间里,韩国国内政局的变化、围绕半岛的风云,直让人有恍如隔世之感。这期间,有韩国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众示威游行,有从“国家的女儿” 到阶下囚的总统,有围绕萨德的官方交锋与民间冷冻,更有半岛局势的波诡云谲。

  摆在文在寅面前的,是一个非常难以收拾的巨大摊子。于是,我们跟岛叔、资深半岛问题专 家三江汇友谈了谈。

  1 、侠客岛:1953 年出生的文在寅,在 2012 年就曾经惜败于朴槿惠。这次无论是民调遥遥领先还是对手提前认输,都表明了他此次优势巨大。您在去年 11 月就说过文在寅当选悬念不大,为什么?究竟是什么造就了他这么大的优势?

  三江:首先,可以说, 朴槿惠事件对共同民主党、对文在寅上台的 “ 帮助 ” 最大。 朴执政的最后时期,无论是腐败案,是在拖着不下台、对民众的态度,还是其所代表的保守势力中官商勾连的状况,都让民众彻底对新国家党、自由韩国党等保守政党感到极度失望, 把保守势力再执政的可能性消耗掉了。正是因为对朴槿惠为首的保守势力的极度失望,才让民众转过头来,认为文在寅会给它们带来新的希望。

  第二,关键的问题还是经济。 在朴槿惠治下,韩国经济增长率低下,后期又与中国闹掰,青年人对社会的不满意度越来越大,保守派代表的大企业、官僚层根本看不到普通民众的疾苦。这让人数占比更多的普通民众,更多有社会上升通道被阻塞之感。文在寅的出身并不显赫,后来做的律师。他的成长经历,让很多韩国人觉得在他身上找到了希望,有代入感,所以用选票,把对朴槿惠的失望,转化成了转化成了对文在寅的希望。

  第三,在韩国社会当中,比较喜欢政治色彩明显的人。 文在寅的政治光谱是明确的,继承了卢武铉时代的左派政策;他的竞选对手洪准杓选票相对较高,一定程度上也因为其极度渲染自己的保守派色彩。这迎合了韩国社会左右对立、保守和进步对立的态度。国民之党候选人安哲秀得票最低,也证明在韩国社会的政治光谱中,两边都想讨好,等于两边都打耳光,不太行得通。

  此外,本次大选中另外一个大家不太容易注意到的地方就是韩国国内 “ 地域政治 ” 的因素。实际上从 02 年到现在,韩国历次总统大选,地域政治都是很重要的因素。此次文在寅当选,得票最高的是全罗南道、光州、釜山、京畿道等对进步势力存在同情感和认同度的地方,但在全罗北道这样保守势力的大本营,得票率就非常低。

  事实上,在韩国 80 年代民主化之后,保守和进步势力的地域区分就已经很明确。像文在寅得票率高的全罗道、湖南地区,韩国历史上一直是罪犯的流放地,在过去发展中也备受地域歧视。比如朴正熙时代,庆尚道得到的投资开发很多,李明博、朴槿惠时代岭南地区也迎来大规模投资。现在,韩国的大企业、重工业基本都集中在庆尚南北道、大邱等地区,让文在寅所代表的这些地区的人民更加不满。这也迎合了年轻人对就业、经济的不满,等于形成了政治上的共振,把保守势力的候选人投下去了。

输入广告词 上一篇:
下一篇:

欢迎您发表评论:


输入广告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