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应积极抗通缩而非防通胀

2018-09-22 07:13 阅读 56 views 次 评论 0 条
广告位出租

摘要
2017年物价整体运行的大概率是基本平稳,本轮CPI弱通胀或温和通胀格局不变,通胀中枢将保持在2.0%左右。由于低基数效应,年初通胀还会有小幅反弹,但全年整体通胀压力依然不大。基于世界经济疲弱的外部大环境短期很难有大改变,在我国经济正处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内外部需求疲弱状况很难有大改观。未来价格走势长期可能还是会走向类通缩,或者说是结构性通缩。无论消费品还是工业品,通胀都不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威胁。

  2017年物价整体运行的大概率是基本平稳,本轮CPI弱通胀或温和通胀格局不变,通胀中枢将保持在2.0%左右。由于低基数效应,年初通胀还会有小幅反弹,但全年整体通胀压力依然不大。基于世界经济疲弱的外部大环境短期很难有大改变,在我国经济正处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内外部需求疲弱状况很难有大改观。未来价格走势长期可能还是会走向类通缩,或者说是结构性通缩。无论消费品还是工业品,通胀都不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威胁。

  近期国内外一系列数据和政策变化都在强化国人的通胀预期。国内工业品价格逐步摆脱了过去55个月的通缩局面,连续三个月同比上升,11月更超预期上涨3.3%,各类大宗商品价格下半年轮番上涨,令人瞠目结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减税、扩大基建投资等政策主张,叠加美联储年内仅有的一次加息及预估2017年将三次加息,无不都在强化全球通胀压力。

  那么,明年我国物价走势会如何?通胀再起的压力究竟有多大?笔者认为,我国仍面临经济下行的较大压力,价格走势依旧面临滑向通缩而非通胀的可能。无论消费品还是工业品,通胀都不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威胁。

  首要因素是,需求端不支持价格持续大幅走高。一方面,外需疲弱大势难改。全球经济和国际贸易尚未摆脱金融危机的深层影响,复苏乏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4%。另一方面,内需不足仍难改观。因人口结构变动、潜在经济增速下滑,我国宏观经济在6.0%至7%的区间下限运行是大概率。随着20余省市房地产限购限贷等调控政策出台,推动经济增长的旧动力快速衰减,而新动能尚未形成,基建投资仍将成为稳增长的主要支撑。

  再从货币环境看,稳健中性的基调已预示2017年货币供应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将比2016年略有放缓,很有可能边际从紧。美联储已进入谨慎、渐进加息阶段,欧央行和日央行估计也将继续推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和负利率政策,但政策边际效应递减,各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很难形成合力,对价格波动的影响程度自然也随之降低。

  供给侧过剩格局也对价格上涨构成巨大压力。本轮猪周期已越过高点,猪肉价格上涨空间有限,对CPI的拉动效应将逐渐减弱。粮食市场供大于求格局不会改变,粮价处于近几年低位。过去三年,我国粮食总产量连续保持在1.2万亿斤以上。2015年粮食连续十二年增产,2016年夏粮产量虽略有减少,但仍处于历史第二高位。小麦、早稻及主要秋粮品种都启动了托市收购,粮食库存总量处于高位。而玉米临储政策调整则会进一步确立玉米价格逐步向下的走势。加之国内外粮价倒挂格局短期难以逆转,小麦、大米等主要粮食品种价格高于国际水平,国家公布的2016年水稻和小麦最低收购价格持平或略有下降,仍将对国内粮价形成压制。

  随着房地产调控叠加监管趋严,房地产市场降温趋势显著,房价后续上涨动力不足。2017年“量跌价稳”可能性更大,“房价—房租—CPI”传导效果有限,住房租金将维持在较为稳定的水平,租金价格变动对CPI的拉动作用将逐步弱化。另外,国际油价受供应持续宽松和OPEC限产影响有限(产量从现在水平上削减120万桶/日,相当于全球约1%的产量),估计仍将在每桶40至60美元一带徘徊,难现2016年的大幅反弹场景。

  在去产能、去杠杆压力大背景下,支撑PPI回升的力度有限。调控收紧,楼市逐步降温,房地产行业面临需求萎缩的问题。因此,未来钢价及黑色金属行业PPI走势与基建投资力度及民间投资回升幅度密切相关。客观而言,基建投资进一步扩张的空间已显著收缩,且有对民间投资一定的挤出效应。未来全球经济仍将总体低迷,而美国经济弱复苏确定性较强,美元指数已突破100大关,在加息预期支撑下,预计美元在2017年仍会保持强势,原油价格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承压,上涨可持续性不强,阶段性回落并继续探底概率较大,输入性通胀或通缩压力都不会太大,对PPI拉动作用将逐步减弱。

  从历史情况看,PPI难以传导至CPI,多数时候PPI与CPI呈背离之势。历史数据中很难找到PPI领先上涨、CPI滞后几个月再涨的所谓传导效应的佐证。2016年以来,虽然PPI生产资料价格显著上涨,但CPI非食品价格,特别剔除服务后的非食品消费品价格涨幅非常小。从微观数据看,成本价格上涨无法推升终端产品价格。原材料成本上升,之所以没有带动最终商品价格上升,原因在于制造业企业竞争激烈。

  不过,尽管总体而言2017年通胀压力不大,不构成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但后续风险犹存,仍需警惕可能的价格超预期反弹。

  猪肉价格反弹的可能性始终存在。虽然生猪存栏从低位开始稳步回升,但力度有限。近几年来部分地区加强环保,大量限养、禁养,致使生猪补栏进程较慢。未来随着生猪供给回升进程出现反复,预计猪肉价格还有可能再度返回上升通道。而且,母猪存栏始终未见明显回升,这成了未来猪肉价格走稳的最大隐忧。

  流动性、投机性和季节性等因素的影响和冲击可能推升蔬菜价格。如果极端天气原因导致产量下降,再加上投机行为介入,不排除部分蔬菜价格再次飙升的可能。蔬菜价格弹性很大,单个品种市场规模有限,很容易被投机资金利用一些供给面的冲击去“围猎”,这也将成为2017年食品价格中的最大不稳定因素。

  在“供给收缩+需求回暖”的逻辑支持下,国内大宗商品价格反弹超预期,PPI延续回升态势。随着供给侧改革和去产能政策持续落地并见效,上游行业“量缩价涨”,下游市场需求改善。需求好于预期,供应和库存处于低位,强化了大宗商品价格的反弹,带动PPI企稳。此外,随着房地产调控的深入推进,预计2017年基建投资将被迫继续维持较高增速,从需求侧为稳增长托底,“供给+需求”两方面对商品和PPI的利好和支撑逻辑更为清晰。

  综合上述分析逻辑,笔者认为,2017年物价整体运行的大概率是基本平稳,本轮CPI的弱通胀或温和通胀格局不变,通胀中枢将保持在2.0%左右。尽管年初由于低基数效应通胀还会有小幅反弹,但是2017年全年整体通胀压力依然不大。基于世界经济疲弱的外部大环境短期很难有大改变,在我国经济正处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内外部需求疲弱状况短期内很难有大改观。未来价格走势长期可能还是会走向类通缩,或者说是结构性通缩。未来宏观调控的重点是积极抗通缩而非防通胀。

(原标题:明年应积极抗通缩而非防通胀)

(责任编辑:DF319)

摘要:路边野餐,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逯恣祯,鹿邑在线,东永裴,东营征婚,东营招聘网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明年应积极抗通缩而非防通胀 | 黄南信息港
广告位出租
广告位出租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