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万元工钱,他追要了17年才拿到

2019-02-03 11:16 阅读 21 views 次 评论 0 条
广告位出租

泰顺罗阳的陶老伯十八年前曾在某工地工作,竣工后却被包工头拖欠工资。老人将包工头告上法院,虽然最终胜诉却一直无法得以执行。讨薪之路走了17年,老人最终在泰顺县检察院检察官的建议帮助下,总算拿到了近两万元的欠款。

低保老人工地打工 工钱被拖欠难执行

陶老伯名叫陶桂芬,今年78岁,家住罗阳镇下洪社区门楼底村,是一名独居的低保老人,一辈子没有娶妻的他一直无人照顾。

1996年,为了生计,陶老伯去了包工头陈某的工地打工,每天开挖水渠的繁重体力活让他回家时都觉得全身酸痛不已。

一年多后工程如期竣工,满心欢喜的陶老伯原本以为终于能够拿到这笔辛苦钱。到了陈某那儿,陈某却说:“你的工钱我结不了,现在我也没钱,等着吧。”未能拿到应得的工钱,本就没什么收入的陶老伯急得团团转,只能一次又一次去找陈某追讨,陈某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陶老伯用尽了全部办法也无济于事。

1999年,他在亲戚朋友的支持下将陈某以及总承包人潘某告上法院。一审判决,陶老伯胜诉,陈某必须偿还老人工资一万九千余元,潘某承担连带责任。怀揣着法院的判决书和债券凭证,陶老伯悬了多年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法院的判决生效之后,却迟迟无法得以执行。每次法院上门都找不到陈某本人,也没有找到陈某名下的任何资产用以执行。

认干儿抚养干孙 靠种地艰难度日

陶老伯在门楼底村里住的是一间石头砌成的三百年老屋。漏雨漏风早已是家常便饭,家中也没什么像样的家具。

陈某的工程竣工之后,已经年过六旬的陶老伯已经难以承受重体力活,只好选择回家种地。祖辈留下来的一亩三分地,种地所得只够勉强糊口。后来,邻近旺坑村的阿勇(化名)为了两个儿子能够来下洪社区读书,就找上了陶老伯,称希望能够给他当干儿子,自己的孩子也给他当干孙子,过继给陶老伯。膝下无子的陶老伯一听,考虑到能有人给他养老,就答应了。两人签了个“字据”,定下了父子关系。

阿勇认了干爹之后,马上就把两个儿子寄养在陶老伯家。看着两个干孙子,陶老伯喜笑颜开,过上了祖孙生活,悉心照顾两个孙子,就算自己得加倍省吃俭用也甘心,日子过得更加紧巴巴了。起初几年,阿勇偶尔还会给陶老伯一些钱,靠着低保和这些钱,陶老伯艰难地继续生活。

十几年讨薪无果 只能写报告求助

一审过后,作为共同被告的潘某认为自己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便上诉到了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二审之后,双方之间进行了调解,最后判决潘某一次性赔偿陶老伯三千元,陶老伯则放弃对潘某的求偿权。潘某当庭就支付了三千元现金,拿着这些钱,陶老伯还得继续自己的讨薪之路。

在随后的十几年时间里,陈某在罗阳镇的暂住处成了陶老伯每周都要去的地方。为了能够堵到陈某,他往往一待就是一天。起初几年,他还能偶尔遇上陈某,但是陈某就扔下一句话:“法院都已经判了,你去找法院,找我有什么用。”

之后,陶老伯就再也没有见过陈某回家。陶老伯无奈之下就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却被告知需要他提供陈某目前所在地以及陈某名下的资产清单,不然法院也无法强制执行。

多方求助无门的陶老伯只好写报告向当地政府部门求助,相关工作人员了解了他的情况之后,便建议老伯去寻求当地检察院的帮助。

检察院出手相助 现执行欠款希望

陶老伯听从了建议,带着自己的所有材料再次踏上了讨薪的路。

今年5月份,老人来到泰顺县检察院,民行科科长周仕彩接待了他。一见到检察官,老人就心急如焚地开始说起事情的原委,话语间透露着一丝焦急与无奈。“在陈某的工地上辛苦了好几个月,都十几年了还是讨不到工钱,法院一直都没办法给我执行,现在就靠那点低保过日子。”

见陶老伯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周仕彩答应一定会给他一个答复。送走老人之后,周仕彩开始着手联系,多次前往法院调阅卷宗及询问情况以了解案情,还同时向银行方面调查陈某可执行款项的具体情况。

周仕彩告诉记者,由于银行不允许个人查询他人账户,但是检察院有权查询,他就试着寻找陈某的所有银行账户,并与法院进行沟通协调。“经过我的走访发现,陈某目前在外地打工并且仍旧债务缠身,当时他某银行账户中有4400余元的存款,每个月还定时有3000余元存入,完全能够通过冻结并划拨部分资金来履行偿还义务。”

得知陈某的银行账户里有资金可以执行,陶老伯十分激动,时不时就给法院执行庭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询问。“老伯你放心吧,每个月我们都从他账户里扣2000元,很快就可以帮你执行本金了。”听到这样的回答,陶老伯终于觉得可以松一口气了。

两万工钱终得偿 老人感激送锦旗

在法院与银行密切关注陈某账户动态的过程中,账户突然有一笔9000元的资金转入,加上之前的每个月冻结的款项,已经足以偿付陶老伯的工钱。通过银行账户划拨的方式,近日,陶老伯终于拿到了迟来已久的工钱。

由于陈某迟延履行偿付义务,15年的执行期间里产生了非常大额的债务利息。但是法院执行庭的工作人员向陶老伯坦承,由于陈某与他人还有40余万元的债务尚未偿还,支付这笔高额的利息基本无望。考虑到坚持要求利息也难以执行,陶老伯最后也答应放弃。

十七年的漫漫讨薪路终于有了比较圆满的结果,陶老伯激动不已。周仕彩觉得事情应该已经告一段落,没想到家境贫寒的老人竟花了100多元制作了一面锦旗,10月21日亲自送到泰顺县检察院表示感谢。“如果没有周科长的帮忙,我这一万九千多元的钱大概这辈子都拿不回来了,实在太感谢,周科长是我的大恩人。”握着周仕彩的手,陶老伯就一直不肯松。

对此,周仕彩表示:“只要能帮到你就好,以后有什么法律上的问题,也可以继续找我们检察院寻求帮助。”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1.9万元工钱,他追要了17年才拿到 | 黄南信息港
广告位出租
广告位出租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