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三人齐涉案六人被控贪污三千万

2019-02-10 07:41 阅读 11 views 次 评论 0 条
广告位出租

六人被控贪污三千多万

法庭上全盘否认 称是为了挽救国有资产

☉商报记者 戚祥浩 见习记者 金灵乐

一把胡须长至胸口,头发花白,身穿医院病服的冯康锐被法警带入温州中院大法庭时,有些步履蹒跚。

现年68岁的冯康锐,曾任瑞安市副市长,案发前系浙江中盛实业投资公司总经理、温州中瑞房地产公司总经理、温州中辰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曾轰动一时的温州菜篮子集团腐败窝案,集团董事长应国权父子联手,一起上演一出贪腐“大戏”。冯康锐也是上阵父子兵,据温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冯康锐等6人涉嫌贪污3478万余元。

和应国权全盘否认指控一样,法庭上,自称“记忆变得很差”,甚至起诉书也是边看边忘记的冯康锐,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不但予以否认,反而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为了挽救国有资产。

当天同时出庭受审的,还有冯康锐的长子冯熠等5名被告人,冯康锐二儿子冯燏因身患重病无法出庭,法庭依据有关法律规定裁定对其中止审理,另案处理。

公诉机关指控两部贪腐“大戏”——

联手大儿子伪造协议故意违约

中盛实业原系浙江省国资局下属国企,中瑞地产、中辰实业系其关联企业。

“彼此间,有资金往来,但都有做账的。”冯康锐说。

冯康锐原本独掌3家国企的大权。但2012年6月,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根据省政府文件,温州农投集团将接管其主管的3家国企。

据公诉机关指控,当冯康锐得知后,即起意侵吞公司资金。初中学历的大儿子冯熠积极牵线搭桥,父子俩和任立贤、王立平想了一个点子。

之后,任立贤联系上中稷银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戴青海(另案处理)。此后,冯康锐和戴青海分别代表中盛实业、中稷公司在合同上签字盖章。

合同约定:中稷公司转让价值5亿元的股权给中盛实业,中盛实业应在合同签订之日起1年内付款。如违约,应按总价款的50%向守约方支付违约金,也就是2.5亿元。

而法庭上,冯康锐交代,当时中盛公司的总资产,也就4个亿,流动资金也只有4500万~4800万元。

公诉人认为, 这点钱,显然无法收购中稷公司约定转让的股份,冯康锐等人的意图很简单,只要中盛实业逾期付款,就得赔偿违约金。

为了更快达到目的,他们故意把合同签订时间写成2011年12月28日,往前提了10个月。

为进一步制造因中盛实业不履行合同导致违约的假象,他们还当场制作了一份《履行催款函》,以履约期限即将到期为由,要求中盛实业尽快履约。

同年10月18日、19日,受冯康锐指示,中盛实业将3000万元资金打入中稷公司账户。随后,中稷公司以对方违约为由将该资金占为己有。

2012年10月22日,其中的1000万元被拿出来私下瓜分,冯熠分得521万余元,王立平分得228万余元,任立贤分得240万元。

低价转让国有土地给二儿子

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电机路有一块地,中瑞地产拥有50%股份。

法庭上,冯康锐说,由于淮安市房价一开始很低,担心赚不到钱,这块地搁置了多年未开发。

公诉机关指控,2007年下半年,冯康锐父子发现这块地升值空间不错,遂起意占为己有。

他们多次在集团班子成员会议上,故意说这块地面临被淮安市国土资源局无偿收回的风险。

实际上,此前淮安市领导已经同意中瑞地产开发建设这块地,他们隐瞒了这一事实。

打好铺垫后,冯康锐父子提出了承包经营该项目的方案,经领导班子讨论顺利通过。

2008年4月26日,冯燏和中瑞地产以极低的价格签订《投资承包责任书》,约定冯燏等人作为该项目实际股东,享有全部的利益分成。

同年5月22日,冯燏、王鑫等人以个人名义出资成立淮安市中瑞置业有限公司,成为该地块的开发主体。不久,该公司顺利拿到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至此,冯康锐、冯燏、王鑫等人通过承包经营的形式受让并侵占使用国有土地使用权价值共计478.25万元。

冯康锐反驳

称为挽救国有资产——

被控侵吞国有资产三千万

他称是项目投资为让公司发展更顺利

法庭上,冯康锐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全部予以否认,认为“违背事实真相”。对非法侵吞中盛公司资金3000万元的指控,其辩称“这是一个项目的投资,因为公司有剩余资产,是希望通过投资取得回报,让今后公司发展更顺利些”。

冯康锐承认其在2012年10月有代表中盛公司与中稷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具体内容是中盛公司受让中稷公司在营口公司所持有股份的一半,总价5亿元。

公诉人:你说中盛公司只有数千万元流动资金,到底有没有履约能力?

冯康锐:当然有履约能力,投资本身是四两拨千斤的事情。

公诉人:有没有指示将3000万元打入中稷公司账户?

冯康锐:有,为了投资。

公诉人:有没有告诉领导班子成员。

冯康锐:没有。

公诉人:一般情况下,是不是要告诉班子成员。

冯康锐没有正面回答,公诉人又重复了下问题。

冯康锐:肯定要。

公诉人:实际有没有告知?

冯康锐:还没来得及告知。

公诉人:总价款5亿元如何计算出?

冯康锐:我自己算出来的。

公诉人:有没有请专业人士计算?

冯康锐:我们搞投资的,都是自己计算的。我搞了一辈子投资,不可能连这点也算不出来。

公诉人:1000万元拿出来瓜分是否清楚?

冯康锐:一点也不清楚。

被控侵吞国有土地使用权 他反称是为了挽救将要失去的土地

对于非法侵占使用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指控,冯康锐辩称,“是有在淮安进行房地产开发,但事出有因,并没有贪污,而是为了挽救失去的国有土地而开展的工作”。

淮安那边的地块,2000年接手过来,一直未开发。

2007年下半年,淮安市国土局认为受让方违反出让合同约定,应当无偿收回该国有土地使用权。

“项目还没有开发,土地就要被拿走。”法庭上,冯康锐说,他为此很担心,也心有不甘。

“我让王鑫他们去当地一个个部门做工作,想办法挽救过来。”冯康锐说,中瑞之前的资质已被吊销。本身公司也没有资金以及工程技术人员。再加上做工作需要很大一笔公关费用,国有企业内部也不好做账。因此想到通过承包来解脱危机,使国有资产能保下去。

2007年5月,在接手承办中瑞地产名下的土地使用权前,王鑫等人已经以650万元价格,从他人处将50%股份买来,王鑫和冯燏各占一半。而中瑞地产名下的50%,2008年4月,王鑫等人和公司达成的约定是,三年承包期满支付442万元,享受全部利益分成。

公诉人:同样50%,为何价格相差这么大?

冯康锐:这是基本常识,土地要被收走,本都快没了,还怎么要价格。

公诉人:承包期满后,花钱购得地块的中辰实业不再享受土地使用权,这样的承包约定是不是等同于转让,有没有向主管部门汇报?

冯康锐:无处汇报。

法庭上,冯康锐称,2002年,省里发文将中辰实业等三家公司交由温州市里管,但市里并没有接收。

公诉人:如果进行使用权转让,要进行哪些手续?

冯康锐:这里不存在转让和不转让问题。

公诉人又重复了下问题。

冯康锐(有些激动):我觉得你问的这个问题和本案无关。

截至记者发稿时,庭审尚未结束,预计今天仍将继续审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父子三人齐涉案六人被控贪污三千万 | 黄南信息港
广告位出租
广告位出租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