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山地救援队队长缪纯杰谈山地公益救援

2019-02-11 18:22 阅读 10 views 次 评论 0 条
广告位出租

五年前,他们因兴趣成立了温州登山协会,“勇”字当头,跋山涉水;两年前,他们“兼”负户外救援责任,“安”字成为出险前的第一要求。经历两年的实战锻炼和自我培训,市山地救援队一年救险数十次,挽救了数十条走失在峰峦间的生命。

日前,记者对话温州市登山协会会长、 温州市山地救援队队长缪纯杰。在他眼中 ,登山于他已不仅仅是兴趣,更是一份责任,一种挽救生命的特殊能力。

爱探险的小老板 初登山“勇”字当头

缪纯杰是个生意人。2005年的一天,他偶然在某论坛网站上,接触到了户外运动,并从此爱上了它。一群素不相识的驴友相约出游,行走古道、穿越丛林峡谷、户外攀岩,很刺激也很新奇。很快,他就将全套装备买齐了,立志做一个专业的登山者。

“那时的户外俱乐部都是几个登山爱好者自发组建,管理并不规范,不时有队员受伤甚至发生意外。”2008年的一次意外,令缪纯杰印象深刻。个别驴友由于在行动中犯个人主义,没有带齐护具,脱离大部队,后从几十米的山体坠落。从那以后,缪纯杰便认识到了这项运动的危险性。

2009年7月8日,为规范登山运动,引导登山爱好者“要探险,不要冒险”,温州市登山协会成立,缪纯杰是发起人之一。

户外运动受追捧 安全问题日渐凸显

近年来,户外运动受到年轻驴友的青睐,户外俱乐部也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壮大。原挂靠在温州登山协会的户外俱乐部仅两家,如今,已有40多家单位成为协会会员单位。其他活跃在各大网络论坛的组织,更是不计其数。驴友走失,便成了近年见诸报端的高频词汇。

一看到这样的消息,登山协会会员们,也曾想过参与户外救援,但苦于没有资金也没有合适的名目。彼时,大罗山步道逐渐为登山爱好者熟知,大罗山综合管理办急需一支配套救援队。在市体育局的支持下,以登山协会成员为主要班底的市山地救援队便在2012年1月8日宣告成立,并接下了大罗山山地救援这一艰巨的任务。

“这一两年,户外运动每天的流量都很大,救援行动因此十分频繁。今年3-4月,救援行动就达三四次,一月一次。而2013年一年,救援队总计出险12次。

现场救援强度大 面对家属身份尴尬

去年6月,市山地救援队参与了寻找随驴友穿越莒溪大峡谷走失的14岁男孩小温的行动。队员们带着绳索、头盔、照明装备和压缩饼干参与搜救,在莒溪整整生活了10多天。作为行动指挥的缪纯杰从头到尾都没回过家。

救援第一天,了解最后接触当事人的人和物。 救援第二天,发现小温的拖鞋。救援第三天,黄金72小时过去了。队员开始觉得疲惫了,部分队员不得不回去工作,找到小温的希望越来越渺茫。而此时,家属却不愿放弃,他们从心理上需要救援行动继续下去。

“那时候,我真的很为难。”缪纯杰坦言,山地救援队在面对家属时,身份尴尬。它只是一个社会组织,而非消防特勤队伍,在救援以外,队员们有自己的工作,作为队长,他也有责任考虑会员自身安全。而在家属眼里,不救便是公家的失职。

应家属的要求,三天后,缪纯杰不得不安排另一组队员替补救援。如今,救援队辐射的范围已不仅限于本埠,多次到丽水、台州等地救援。

山地救人危险多 保持自身技术水平

作为社会组织,队员的救援水平如何保障,队员的自身安全又如何维护呢?缪纯杰透露,加入救援队的所有成员,必须通过中国登协举办的初级户外指导员培训。市登山协会成立之初,在册初级指导员不到10人,经过近五年的发展,协会培养了120多名初级指导员,其中本地学员为主。目前,救援队有80多名固定班底,由他们自掏腰包组织生活,而救援和训练所需的器材,则由市体育局提供补助。

缪纯杰说,为保障队员的业务水平,每名队员都必须签订服务协议,每人每年需要出勤救援3次以上,参加培训至少9次。大队下面再组建小分队,每组6人,一旦“接警”各分队轮流出动。此外,温州登山协会还与深圳、北京等地登协不定期交流救援心得。“这样的安排,也是为了保障队员的安全。”2012年11月起,市应急办志愿者应急救援指导中心为队员购买户外险。

尽管有了市体育局、市应急办等单位的支持,但截至目前,救援队80多名队员出险的路费和吃饭问题均自掏腰包。“参与其中,加入救援这个圈子,本身就是一种荣誉。”然而,缪纯杰认为,钱并不是阻碍队伍发展的主要问题。报警信息未能及时公开、救援队车辆缺官方标志、救援车辆违章行为认定才是队员们期待解决的。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市山地救援队队长缪纯杰谈山地公益救援 | 黄南信息港
广告位出租
广告位出租

发表评论


表情